午夜兩點窗外大雨,那是打在窗戶與地面的熟悉。
不是鄉愁,是一縷煙中裊裊思迴的點滴。
沈睡若如死亡,為何對前者的依戀與對後者的恐懼那麼神似?
巨大近兩米來作客的荷蘭友人頻頻哈欠,嘴裡嘟噥著乏睏的平安與喜樂上樓睡覺了。
顧慮古往今來畢竟還是睡眠零障礙的我,沈入睡夢時也無所謂文化東西方與進口南北貨了吧。
創作者介紹

wumarc 吳馬克流竄西北歐記實

wu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ARC
  • 他是跟我們去阿姆斯參觀同性戀遊行時遇到的朋友啦,很年輕約23歲吧!快190公分高,很害羞那種小男生~

    正好他男朋友是我們也認識的一位中國人。
  • Eleanor
  • ㄝ...右邊的是誰?路人喔?還是火車上想泡Ringo的怪淑淑?
  • 皮
  • HELLO~~~馬克馬克吳馬克~~~

    我是TRACY拉~~

    呵呵 ... 我消失很久了哩

    因為工作好忙好忙 忙的好誇張

    從中午11點上班 平均凌晨一兩點才下班

    有時星期六日還會去公司加班 然後我又去補英文

    咦~那現在怎麼會有時間上網呢?

    因為我離職了!可是人還在台北愛的小窩裡^^


    剛好我男友昨晚才把電腦修好

    我才剛復出江湖


    你和VIVIAN在荷蘭還好嗎?

    我昨天才剛好和我男友(曾經遺失的 又撿回來的)聊到文化差異的事情呢

    就想到你們~

    好想你們喔~過的好嗎

    最近這幾天 台北忽然下了幾天的雨(在職中和離職後 看下雨天的心情還真不同)

    荷蘭也下雨阿

    不知道荷蘭的雨天是怎樣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