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個紛亂的年代,許多人生的選擇是沒有後路可退。

這不是灰色的哀怨,也未必矯情到變成忠告的地步,
只是或許可以用這句話,讓自己走在夕陽或清晨的任何一條路上時有趕路的激動;
不論身在何處,其實那已足夠。
 
當雪茄如雲般的煙蔓延起,周遭空間可以轉到中南美洲,
觀賞熾熱的菸葉農田與土壤果實的篆刻化學,一瞬間我再回來。
 
雪茄奢侈?只因價位。
大麻很炫,只為合法。
烈酒買醉,只是無聊。
 
表象的蒙蔽是膚淺,我卻視為可愛;因為它蒙蔽的技術與內涵,已到藝術的境界;
我們都靠外表來搜尋、收集與分析邏輯推演的資料,
那是我們教育與工作上無奈卻不得不驕傲的訓練;
直到表象端詳久了,正想大張旗鼓好好表達自己一個深邃淵遠的進步時,
無奈忘了,資訊還是來自表象。
 
預言,才是對於自我推演技術的試煉。
預言正確,有點可悲,因為現實變成過去,未來無所期待。
預言錯誤,品嚐羞慚的喜悅,讓「存在」更具體驗性。那麼就快樂嗎?又倒未必。
碼的!那到底求些什麼呢?
 
問得好,為何一定得要求些什麼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umarc 的頭像
wumarc

wumarc 吳馬克流竄西北歐記實

wu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