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11611373800
這些日子的回顧,有了三毛的憂鬱。
這位大姊掛得太早,否則我說什麼都得要與她好好聊聊;
其實我從小學就看三毛的東西,從她的文章看到她翻譯的西班牙語的時事漫畫「娃娃看天下」;大學時養的貓甚至有兩隻以「娃娃看天下」其中角色命名,一個「米蓋」,一個「吉也」。

文化衝突與隔閡的感觸,用深層的反省與理性分析,用歐洲歷史與西歐宗教的背景詮釋,綜合反思我個人成長背景的抽絲剝繭,我每天都有深一層的體認與感念。

但是,那與經濟有何關連?與我想在此發展的的事業理念有何關連?
我有答案,可以詳述,但是洞悉如我者知音何尋?
每個文化縱使語言不同,邏輯仍相差無幾,但語言的工具能達到的信任極限有多少?
商場去掉「阿堵物」,剩下一個堅持,一個原則,一個承諾,三大支柱罷了。
 
過往工作的經歷鮮人知曉內幕,譁眾取寵誇張以現固然不難,但與我個人特質相悖;
職場對手與上下游客戶,也無法用交易的金額去衡量交手期間建立那無數瞬間的信賴與誠信,但包裹以個人低調的堅持後,能散發出什麼樣的光芒?是引為實用的鑿壁之光?還是用來堆疊個人領導與管理的道德誠信堡壘?

能量既不變,然取何為貴?嘗試複製,嘗試延續,嘗試篩濾,系統性思考再向創新展延,然而總是卡在荒謬之處。
 
勇氣與智慧,一直都是虛偽障幕,說有短暫光照,卻不如為爆破而閃耀的驚悚,
掌聲卻尋光芒而起,關鍵回到是否看透。

穿越與超越,格局與達觀,活在自己的部落格與幾杯紅酒後的午夜,說穿了只是數位的零與一。
 
時光冉在,可惜不能分點對生命的熱情給予三毛,在那個我仍未知的當下。
 

wu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