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生活總是易複雜得迅速,難以淺嘗單純。
隔著半個地球關心著家中的一切,心思重點已經不在解決方案,而是在無法同舟共濟的無奈。
大環境這麼變,固守的抵擋的力量將愈見薄弱與艱辛,隨風轉也要看條件;夾在難堪之際的堅持要用什麼態度不難決定,毅力卻本應屢受挑戰。
 
雖明瞭宗教是一種寄託,但我仍不願意概括託付,因為積極與達觀之間,應該終其一生親自去挑戰與平衡。
此外,資訊包圍著心靈,各個方向正確就值得;我堅信無知是最不容允許的骯髒。

wu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午夜兩點窗外大雨,那是打在窗戶與地面的熟悉。
不是鄉愁,是一縷煙中裊裊思迴的點滴。
沈睡若如死亡,為何對前者的依戀與對後者的恐懼那麼神似?
巨大近兩米來作客的荷蘭友人頻頻哈欠,嘴裡嘟噥著乏睏的平安與喜樂上樓睡覺了。
顧慮古往今來畢竟還是睡眠零障礙的我,沈入睡夢時也無所謂文化東西方與進口南北貨了吧。

wu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前日回到荷蘭住處,比較自主性的生活其實是來源自於隔絕亞洲訊息的另個世界。
 
馬上捲入七月份缺席的課業與事業的雙漩渦,但是我的靈魂仍留在木雕匠面對叢林的悵然,總是一回神彷彿自己拄著柺杖站在懸崖;風大不打緊卻視野遼闊,無顧於來路之襤褸,只想著杖身是否能化為羽翼;那是僅有的指標,飛往山谷或另個懸崖。
 
在台北莫名的星巴克買的沙漏,四分鐘一倒立;綠沙若雪即溶,如血刻骨。
 
人生如序,一本本一直從頭寫下去。

wu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