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26 Mon 2009 12:12
  • 置頂 HELLO.

朋友,如果您是要與我聯繫, 請到我主要的Blog,which is http://wumarc.spaces.live.com/ 或是Facebook,搜尋zizz000@hotmail.com 這裡只是在痞客邦裡的聯絡處,偶而因為拜訪新朋友或相識,才會登入進來清清灰塵掃掃地~ Vivien & Santa

wu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7111611373800
這些日子的回顧,有了三毛的憂鬱。
這位大姊掛得太早,否則我說什麼都得要與她好好聊聊;
其實我從小學就看三毛的東西,從她的文章看到她翻譯的西班牙語的時事漫畫「娃娃看天下」;大學時養的貓甚至有兩隻以「娃娃看天下」其中角色命名,一個「米蓋」,一個「吉也」。

文化衝突與隔閡的感觸,用深層的反省與理性分析,用歐洲歷史與西歐宗教的背景詮釋,綜合反思我個人成長背景的抽絲剝繭,我每天都有深一層的體認與感念。

但是,那與經濟有何關連?與我想在此發展的的事業理念有何關連?
我有答案,可以詳述,但是洞悉如我者知音何尋?
每個文化縱使語言不同,邏輯仍相差無幾,但語言的工具能達到的信任極限有多少?
商場去掉「阿堵物」,剩下一個堅持,一個原則,一個承諾,三大支柱罷了。
 
過往工作的經歷鮮人知曉內幕,譁眾取寵誇張以現固然不難,但與我個人特質相悖;
職場對手與上下游客戶,也無法用交易的金額去衡量交手期間建立那無數瞬間的信賴與誠信,但包裹以個人低調的堅持後,能散發出什麼樣的光芒?是引為實用的鑿壁之光?還是用來堆疊個人領導與管理的道德誠信堡壘?

能量既不變,然取何為貴?嘗試複製,嘗試延續,嘗試篩濾,系統性思考再向創新展延,然而總是卡在荒謬之處。
 
勇氣與智慧,一直都是虛偽障幕,說有短暫光照,卻不如為爆破而閃耀的驚悚,
掌聲卻尋光芒而起,關鍵回到是否看透。

穿越與超越,格局與達觀,活在自己的部落格與幾杯紅酒後的午夜,說穿了只是數位的零與一。
 
時光冉在,可惜不能分點對生命的熱情給予三毛,在那個我仍未知的當下。
 

wu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廿年前我還在高中時,在沈迷了幾年柏楊的著作後,開始喜歡上楊照的書,他的
 
社會評論讓我每每拜讀時每句每段都要用腦去思索,已經忘了詳細的內容,只記得
 
那樣的思路邏輯與分析拆解讓我很著迷。
 
在自己的國家自己的島嶼,很多知識可以及時吸取,我現在在歐洲,仍從每天超過
 
兩百封的廣告email中萃取少數但已經豐富有營養的活動訊息,如來自工研院、
 
資策會、經濟部、科學人、天下、商週等等,都發出的活動或研討會的邀請。
 
我曾一陣子熱衷於奔走這樣的活動,上司觀念老舊不支持,我就自己付錢請假參加;
 
現在回想起來,那樣的活動其實讓我對於活動的理念,未必能有多深廣的瞭解,許多
 
課程設計是好,但是執行起來只能點到為止,於是大多數研討會都以爭議收場
 
但是那種「活力感」卻讓我樂於置身其中;辦的人用心但是無奈,參加的人有渴望但
 
通常失望,而我只汲取那股活力,那股一開始想要更好更進步的初衷熱誠。
 
楊照提過在海外流離的華人關心台灣這個島嶼的觀點,對於我來說那是不止於一個
 
島嶼的變化,也是整個中華民族找尋對世界觀點的過程;和年輕朋友對話最後總會
 
聽到「台灣加油喔!你也要加油喔!」的結尾,但是到底什麼是加油?
 
哪裡是加了很多油想要去的地方?難道是年輕一代要「加油」在島嶼內勉強存活後,
 
用漸被侵蝕的台灣經濟實力去抵抗世界經濟急速的變化,然後同時要「加油」去爭論
 
誰才是華人的班長嗎?還是,要跟其他華人一起合作、攜手,為擁有類似文化與
 
共有語言的同祖同宗的民族來「加油」呢?…
 
這是一個從立足點的眺望關鍵,也應該才是一個世界新分工模式的基本思考態度。
 
violet_1

wu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最近接觸的荷蘭人或單位,多是爛英文或根本不會講;如果把國際化當作鍍上一層防鏽抗酸鹼的炫金屬,這裡整個國家是非常國際化沒錯,但是似乎是鍍在弓箭上專門對外用,家裡器具則爛的爛,繡的繡。
 
所以呢!來這裡作客先要躲過他們對外的那批閃亮也確實鋒利的弓箭,進了門還要幫自己的椅子打亮好坐,床鋪整好躺睡,飯碗自填自洗好過活;但是話說回來,哪個國家不是如此呢?又有哪個生活不是這樣呢?台灣除了大城市比較好之外,外籍居民恐怕連買根油條都要比半天吧。
離居亮少女_手機報BCC_Mgr_Bobby

wu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部落格這幾年迅速飆起來,約兩年多前我賭了MSN space,想說應該會以MSN之勢狂掃,結果現在發現功能不彰,user unfriendly,只有一個好處是讓MSN的好友可以迅速因為MSN而方便來看,入口寬了,但裡面內容對一般人而言不這麼方便設定與設計,也無法把日記與網誌分開,基本上我也不是一天到晚都思考一些探討性的堅硬話題的人,挫折會罵髒話,不爽會嘟濃,喝紅酒會嗆到,吃飯會太飽;但是這裡當日記寫搞個幾天一週就只剩個標題在首頁,邊際效用遞減!自己心情日記有多少親朋好友會去翻到好幾頁後看上個月某天我的心情呢?
 
所以日記應該歸日記啦,每天自己寫爽的練文筆詩詞;網誌就隔段時間寫個心得,那才是大家共襄盛舉來一起西哩哈拉的,還要另外有個留言版功能,讓不知道要回應什麼心得的朋友說聲嗨。
 
反正就賭輸,為省成本只好繼續放照片寫網誌,不過今日起,可能剿的部分會較多了。

wu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生活總是易複雜得迅速,難以淺嘗單純。
隔著半個地球關心著家中的一切,心思重點已經不在解決方案,而是在無法同舟共濟的無奈。
大環境這麼變,固守的抵擋的力量將愈見薄弱與艱辛,隨風轉也要看條件;夾在難堪之際的堅持要用什麼態度不難決定,毅力卻本應屢受挑戰。
 
雖明瞭宗教是一種寄託,但我仍不願意概括託付,因為積極與達觀之間,應該終其一生親自去挑戰與平衡。
此外,資訊包圍著心靈,各個方向正確就值得;我堅信無知是最不容允許的骯髒。

wu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午夜兩點窗外大雨,那是打在窗戶與地面的熟悉。
不是鄉愁,是一縷煙中裊裊思迴的點滴。
沈睡若如死亡,為何對前者的依戀與對後者的恐懼那麼神似?
巨大近兩米來作客的荷蘭友人頻頻哈欠,嘴裡嘟噥著乏睏的平安與喜樂上樓睡覺了。
顧慮古往今來畢竟還是睡眠零障礙的我,沈入睡夢時也無所謂文化東西方與進口南北貨了吧。

wu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前日回到荷蘭住處,比較自主性的生活其實是來源自於隔絕亞洲訊息的另個世界。
 
馬上捲入七月份缺席的課業與事業的雙漩渦,但是我的靈魂仍留在木雕匠面對叢林的悵然,總是一回神彷彿自己拄著柺杖站在懸崖;風大不打緊卻視野遼闊,無顧於來路之襤褸,只想著杖身是否能化為羽翼;那是僅有的指標,飛往山谷或另個懸崖。
 
在台北莫名的星巴克買的沙漏,四分鐘一倒立;綠沙若雪即溶,如血刻骨。
 
人生如序,一本本一直從頭寫下去。

wu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其實也不是硬要找些嚴肅的話題談,像我這樣的年紀如果還是整天在網誌上罵老闆或嫌薪水低,未免有野犬嚎月或家貓獵兔的膚淺靠夭之自責;既然活在這個半球,也打算繼續活在這一陣子,那總得讓自己盡量撿拾周遭一切,在思考路上也持續奔跑。

一個朋友的靈異遭遇讓我觸動一個思索現象,也讓我應證了溝通的方法其實在現今地球確實重要。我對於模糊未能驗證的領域沒啥特別感覺,因為不論是仙是鬼,我的理念與原則為我所依靠,像宗教與信仰對於許多人的意義一樣;找尋瞭解,然後信賴。

就像一個專精於宇宙爆炸論的物理學家在平常餐會上初次巧遇將彈奏速度藝術化的搖滾吉他大師,如果他們的堅持夠專精,智慧夠謙卑,那麼就會開始溝通直接激發相互瞭解、前進到信賴與和平相容的局勢。

這樣的默契存在我們周圍稀鬆平常,因為瞭解所以敢相信,因為相信所以敢依賴;物理學家要瞭解64分音符或巴哈很容易,但是為何一定得在編曲上維持高速的把位轉換他就不一定懂了!當然一位45歲的吉他大師也難以理解為何讓物理學家多次感動滿足流淚的執著就在於一生推演物理與星球理論。兩者之間其實就是一個瞭解,不只技術、觀點、個性、環境等的瞭解,是原來都有一個精神緊抱與傻傻堅持的篤定那一種瞭解。

我看到不同膚色人種的媽媽在照顧小孩的時候從眼睛流瀉出對這精神的信賴,和隔壁的中年鄰居每天晚上九點跑步只為那時的湖畔最像他年輕時與前妻住過泰國記憶的信賴,也記起職場上不同立場的群體總是誇大己的是,譏笑別的非;或許也是一種對現有生活堅持的信賴,卻又常在應酬或多次爭鬥後才漸漸明瞭彼此;而那又是一種不夠瞭解卻不得不信賴的無奈。

所以當小孩學滑輪時對跌倒的恐懼,也將是對滑輪不瞭解前不得已的信賴;但這可一點都不無奈,反倒讓人更容易釋懷。

wu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這是個紛亂的年代,許多人生的選擇是沒有後路可退。

這不是灰色的哀怨,也未必矯情到變成忠告的地步,
只是或許可以用這句話,讓自己走在夕陽或清晨的任何一條路上時有趕路的激動;
不論身在何處,其實那已足夠。
 
當雪茄如雲般的煙蔓延起,周遭空間可以轉到中南美洲,
觀賞熾熱的菸葉農田與土壤果實的篆刻化學,一瞬間我再回來。
 
雪茄奢侈?只因價位。
大麻很炫,只為合法。
烈酒買醉,只是無聊。
 
表象的蒙蔽是膚淺,我卻視為可愛;因為它蒙蔽的技術與內涵,已到藝術的境界;
我們都靠外表來搜尋、收集與分析邏輯推演的資料,
那是我們教育與工作上無奈卻不得不驕傲的訓練;
直到表象端詳久了,正想大張旗鼓好好表達自己一個深邃淵遠的進步時,
無奈忘了,資訊還是來自表象。
 
預言,才是對於自我推演技術的試煉。
預言正確,有點可悲,因為現實變成過去,未來無所期待。
預言錯誤,品嚐羞慚的喜悅,讓「存在」更具體驗性。那麼就快樂嗎?又倒未必。
碼的!那到底求些什麼呢?
 
問得好,為何一定得要求些什麼呢?

wu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荷蘭的夜晚降到九度,九點半與妻Vivien走過回家路的湖畔,

再次體會到寧靜與遼闊星空的恣意,

在台北新店山邊的住家也可以看到這樣的星空,曾經心起悸動;

而這裡除了星鎖邃空之外,還可見到類似星雲的多星齊聚,是另種感動。

正是:

 

粼粼湖上映星辰,落葉波紋襯燈景,

靜夜低吟莫擾鄰,水鳥拍翅過霧清。

 

 

 

 

 

 

 

(版權為馬克,翻印請註明)

wu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十月初到荷蘭,與新婚妻Vivien定居海牙市郊的Zoetermeer,每週四天在海牙大學 MBA的課程,

讓我們有一起攜手沿著湖邊走道鐵路站的戀愛情節,背景音樂我們早晨會用dire straits的tunnel of love,

傍晚會用vinnie moore的演奏曲out of road,但是我們的心情片段是符合一般人類基因碳水化合物的既定運算邏

輯;不是擔心當天的課程、報告、考試,就是單純怕趕不上火車,這是專注單一目標的實現成就,相對於我倆加起

來超過15年在台灣汲汲營營的工作經驗,這無疑是至高的享受與奢侈。

我們負擔了比一般留學生更無後路的工作壓力,更多的對課業的遺忘恐懼,儘管碩士課業對我們來說都不陌生,但

是整個生活轉換成50%英文、50%荷蘭文那又是另一回事,在台灣我們可以對上百個專業醫師做演講上百場,還不時

開個轟堂笑話、或是對董事會與廠商開一個雙贏也互利的綁標密會;唬爛是外號,別名還可以虛稱千人斬,但是在這裡,我們只是兩個居留權要對方半年才能核可的行動提款簿。


我們謙虛地學習一個國際運作企業母國的邏輯,囫圇吞棗的貼近另一個一樣90% 相同基因與碳水化合物上帝作品的塑造國度。


這是一個生命的岔路,我們是幾乎是用衝的,一起衝向那條比較狹窄的漫草腸道;我們沒機會帶鐮刀,沒機會帶燈與水壺,甚至連鞋子都是上飛機前一天買的慢跑鞋。


然而,我們並不畏懼。

wu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九月的最後一天踏上荷蘭領土,至今已有一週左右,當然所謂「全新的體驗」,是從我們一坐火車即無時無刻
 
的在我們心靈與記憶上滲透;兩個加起來超過六十歲的老學生,至少憑藉著少年勇氣與智慧經驗,已足夠讓我
 
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接受了荷蘭在整個人文與社會發展後糾結出的社會主義恐慌情結與商業運作邏輯,一點
 
也不意外我們沒有任何抱怨,因為當把一個國家當自己家的心態建立,任何所謂的「爛」、「慢」等形容詞也
 
將彷彿如小姪子與貓追逐般不足小怪;人類組成除了基因不同外,其餘化學組成幾乎一樣,所以這樣的國度邏
 
輯一定可以被理解,重點是只需放下台灣而已。

wu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沒內容,等待更符合使用者介面的功能。
 
 
這就是生命,走過不彰顯,走到卻悵然。
 
不會離去,我的朋友們,如你日常知我一般,
 
清如風,淡如雲,卻淵遠如詩篇。
 
記於赴荷蘭前個月。

wu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wu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